孝不“小”
作者:陳琳  時間:2020-04-07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在網上看到一組漫畫《世界再大,也要回家》,心中有股暖流涌動,想著過年餐桌上父親爽朗的笑聲中難掩的疲勞,媽媽滿頭青絲猛然出現的幾根刺眼白發,心中五味雜陳。初入職場,煥發新生的我們有沒有在意父母的蒼老,歲月給了我們一個等價交換的機會——用自己的成熟換取父母的變老。內心何去何從?只有一句:孝不“小”。

孝不“小”,是因為孝是炎黃子孫幾千年的傳統并將延續。《禮記》中寫道:“孝有三:大尊尊親,其次弗辱,其下能養。”將對雙親的贍養尊為最上層,這就是孝順的定義,在歷史的進程中,我們捫心自問,有沒有將這一傳統丟失,我們竟然將父母的含辛茹苦視為理所當然,甚至連烏鴉反哺都學不會。《呂氏春秋》中這樣定義孝順:“賢不孝不可以不相分,若命之不可易,若美惡之不可移。”孝順如同生命一樣不可輕易改變,如同對待善惡一樣不可改變立場,可是現在看來,這些都是遙不可及的夢幻。一本《孝經》曾經是多少賢人競相追捧的圣書,但卻蒙上了塵埃,《孝經·圣至章》說道:“天地之性,人為貴;人之行,莫大于孝,孝莫大于嚴父。”也許,我們還曾經為父母的嚴厲而心生怨恨,甚至懷疑自己是否是親生的孩子,但你可曾明白這嚴厲背后的苦心,天下無不是的父母,誰不是望子成龍,望女成鳳。似乎,我們從小就一直學習圣人是如何孝順的,沉香救母、黃香溫席、王祥臥冰求鯉,可是,孝順不是圣人的專屬權利,而是我們共同的精神追求,更是需要我們身體力行,而今卻不知道孝順的最后一片精神凈土我們是否守住,或者我們已經失守卻還在茍延殘喘。

孝不“小”,是因為父母幾十年的呵護等價不了我們幾年蒼白的回報,我們的成長蹉跎了父母的年華。小時候,父母打我們的時候,經常邊跑邊說:“老的時候不養你,誰讓你們虐待我”,似乎這樣才解氣,可是父母只是笑笑,等氣消的時候,飯桌上,不停地往我們碗里夾菜,語重心長的說:“丫頭,我們老的時候真不要你養,我們的養老保險已經買好了,將來成家以后你就知道,養老人不容易!”小的時候還在想,哼,怎么可能,你們不也是養著爺爺奶奶嘛,我怎么就不能養你們了。而今慢慢長大,才知道壓力是如此的大,單薄的月薪供養自己已經很費力,哪里還有錢去供養父母。看到網上關于“坑爹”和“啃老族”的報道,內心有絲絲慚愧,似乎我也是在這樣的行列中,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放假的時候陪著父母共度幾天的匆忙時光,而這幾天,我們還是會被各種電話騷擾,忘不了自己的業務,卻忽視了父母臉上那淡淡的失望。不知什么時候,開始發現,父母開始像小孩一樣,喜歡要這要那,但最希望的還是子女的陪伴。也許,每次父母送我們到車站的時候,那停不了的絮絮叨叨,那三三兩兩的交代,那轉身離去的孤寂背影,早已成為我們離去時壓在心中的石頭,對于父母,除了數不盡的歉意,我們不知道還能無償給予的是什么,“父母之所愛亦愛之,父母之所敬亦敬之。”當自己的小家庭組建的時候,才會對父母的照顧銘感五內,才會真正體會到父母的不易,可是那時候,我們還能奉獻的只是帶著孩子去叫父母一生甜甜的“外公、外婆”,想象這蒼老的雙手磕磕巴巴掏出人民幣給自己的孩子,不知那時,我們又作何感想。不要忘卻沒有無私的、自我犧牲的母愛的幫助,孩子的心靈將是一片荒漠。所以,感激父母給我們正常的身體和溫馨的童年。

 孝不“小”,是因為孝是用一生踐行的承諾。孟子曾經說過“世俗所謂不孝者五,惰其四支,不顧父母之養,一不孝也;博奕好飲酒,不顧父母之養,二不孝也;好貨財,私妻子,不顧父母之養,三不孝也;從耳目之欲,以為父母戮,四不孝也;好勇斗狠,以危父母,五不孝也。”現實中,我們真的是五不孝之人,無事可做,懶于奮斗者比比皆是,飲酒作樂,尋花問柳者隨處可見,娶了老婆忘了娘的人不在少數,聽小人言,不珍惜身體者也是大有人在,孝順父母的承諾一直沒有得到兌現,我們開了一張無法使用的空頭支票,不是一點點的汗顏。一生的承諾太過沉重,但是我們可以化為生活中的點滴,“長者問,對勿欺;長者令,行勿遲;長者賜,不敢辭。”正如周秉清所言,長輩和父母給與的一切都要慎重對待,回答問題坦誠相待,長輩交代照辦刻不容緩,長輩贈予無限感激,永記“父母和子女,是彼此贈與的最佳禮物。”從現在開始,每個節假日給父母打上一通電話問候,再晚,父母也在等待熟悉的聲音,減少自己游玩的時間,跟父母過一段愉快的時間,帶著親愛的父母去看看山水風光,用相機拍攝歡樂的瞬間,而記憶留下的是永恒。與父母簽訂一份孝順的契約,期限是一輩子,等到自己垂垂老矣的時候,想著自己對父母曾經的好,蒼老的嘴角也會溢出幸福的微笑,孝順父母,開始行動了嗎?

孝不“小”,今天不行動,失去的將會是一片愛的草原,使其荒涼成一片無愛的沙漠,讓自己的心靈走失!